无人区有厚意(美丽我国·穿越可可西里(下))–青海频道

无人区有厚意(美丽我国·穿越可可西里(下))–青海频道
在海拔近五千米的卓乃湖畔看护藏羚羊产仔 无人区有厚意(美丽我国·穿越可可西里(下)) 何聪姜峰王锦涛 2018年008:15来历:人民网-人民日报 航拍卓乃湖维护站。 人民网 张 晨摄 藏羚羊。 本报 姜 峰摄 进入可可西里11个多小时后,总算看见了灯火。卓乃湖维护站,总算到了。 沾满泥浆的越野车,慢慢驶入维护站院内,没有停稳,工作人员就跟了上来,“行李吾们搬,赶忙进屋,有臊子面”。工作人员的热心,将的疲乏一扫而尽。一杯奶茶,一碗面,吃罢已是午夜。“今儿全天赶路,都太累了,先歇息,明日再采访吧。”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党委书记布琼,边说边将带往宿舍,一盘板炕,三人躺也不显小。 走出小木屋,昂首望天,在海拔近5000米的卓乃湖湖畔,星垂田野,皓月当空,如梦似幻。夏日里,可可西里的夜,真是美到令人惊叹。 呵护藏羚羊产仔,一顶帐子建起一个维护站 卓乃湖区域,是藏羚羊的“大产房”。 每年5月底6月初,来自青海可可西里、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的近4万只母藏羚羊,跋山涉水蹚过河,向着卓乃湖迁徙产羔。,就成了这儿的一员。“那时分,苦啊,”忆往昔,尼玛扎西几度堕入缄默沉静。可可西里内地环境极点严格、气候变化多端,才是晴天丽日、惠风和畅,转瞬就电闪雷鸣,雨如注、风搅雪,抑或砸下一场冰雹。“有时分,青稞炒面都没得吃。”尼玛扎西说,挨饿受冻也就算了,棕熊、狼、秃鹫等野兽猛禽,还经常光临维护站的白帐子。 “有一年,巡护回来,只见一头棕熊撕毁了帐子,正在吃储藏的食物。”尼玛扎西说,十分困难将它驱逐出维护站地界,等回来,傻眼了,“好家伙,又来7只狼,侵占了已被破坏的帐子。看这防盗门上的印痕,也是围栏建起前棕熊留下的。”尼玛扎西指着昨晚住的宿舍大门说。 怎么有用避免猛兽突击,保证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?布琼说,到可可西里自然维护区二期工程时,正式通过了建造卓乃湖维护站的请求,“吾们选址避开了藏羚羊产仔区域,并且基建部分不在冻土上挖地基,而是选用钢架全体根底”,用可拆装的彩钢板结构,保暖可拆卸、还能移动,“再用钢板围栏,避免猛兽侵扰,一举改变了维护站的环境,为更好维护打下了根底”。 无人区的卓乃湖维护站建好以来,一切日子废物都打包,跟着巡护车运到索南达杰维护站,再转送格尔木的废物处理点,“不留下丁点儿废物在可可西里。”布琼说。 “条件真是好太多了。”尼玛扎西说,现在的宅院就有400多平方米,“这一排九间房子是宿舍和厨房,煤气灶、发电机一应俱全。那儿的小楼,未来是个科研基地。它后边空出来的一片,要建太阳能发电站,今后用电更便利、环保”。 每年在无人区据守三个月,隔十天半个月跟家人通话一分钟 “现在6点,我们等会儿回来再吃早饭。”布琼说,先去对面的山梁后边,那里的山坡上能够远远看见早上的羊群。 山梁和维护站间,隔着一条小河。顺着多年巡护留下的车辙,约20分钟后抵达目的地。 大雾逐步退去,可可西里揭开了奥秘面纱。草木感染露珠,碎石遍及大地,丰厚的苔藓和不知名的素雅小花彼此衬托。 远处,卓乃湖泛着纯洁的蓝光,再远处,雪山流云掩盖天边的空阔,亘古如斯。 在这儿,藏羚羊孕育生命,野牦牛反刍夜草,而维护站的工作人员行进的身影,正为“像维护眼睛相同维护生态环境,像对待生命相同对待生态环境”写下生动注脚。 “看,羊群!”布琼遽然指着远处的山沟说。 顺着其的手指方向,聚精会神,看到山沟边际,数十只藏羚羊结成一队,正向着卓乃湖不紧不慢地跑去。 “这些母羊行将分娩,我们只能在这儿,不能再接近。”布琼叮咛道,孕期的藏羚羊愈加警惕,一旦发觉有动物和人接近,就会全力奔驰逃离,形成流产等事端,甚至会导致母羊殒命。 云开向阳至,光影诱人。熟睡的藏羚羊都已醒来,五湖四海,三五成群,或是奔驰,或是漫步,或是啃食朝晨的嫩草,或是吸吮母羊的乳汁。“我们得撤了。”布琼说,再过一阵子,羊群将到这儿,“吾们会阻止它们游走的道路”。 不敢踌躇,赶忙返程。回到维护站,向山梁望去,只见一大队藏羚羊走上山脊。看到这壮丽的一幕,1995年出世的俄金才让,显得极端淡定。“吾是从五道梁维护站调来的。”俄金才让说,其现已接连三年被抽调来卓乃湖维护站,这些“大场面”已是习以为常,“假如多住段日子,还有更多野生动物进场”,野牦牛、藏野驴、白唇鹿和各种鸟类,数量可不少。 “抽调到卓乃湖,意味着要在无人区据守三个月。”俄金才让说,其间手机信号全无,隔上十天半个月,就用站上仅有的卫星电话向家里报个安全,“多了不敢说,经费有限,电话费太贵,一般都控制在一分钟之内”。 “小伙子们在这儿不容易啊,远离爸爸妈妈亲人,爱情都没得谈。”布琼说,可可西里的好生态,离不开其们的支付。 边巡湖边救助,年青队员成了羊羔的“奶爸” “卓乃湖维护站承当的使命,一是监测藏羚羊数量,二是救助迷路的羊羔。”布琼骄傲地说,站上的同志都练出来了,哪一片有羊、大约多少只,一打眼就稀有。 郭雪虎说,现在尚没有更先进的技术手段用于数量监测,全赖工作人员的“火眼金睛”。 至于救助羊羔,多发生在巡湖途中。 巡山不易,巡湖更难。“那个路啊,比往复索南达杰维护站都要难走。”来自索南达杰维护站的姜文多杰深有感触,这个活泼开朗的康巴汉子,上一年被抽调到卓乃湖维护站,其间履行巡湖使命。 “这是卓乃湖,吾们把它分红上湖和下湖。”姜文多杰对着墙上的一张可可西里自然维护区地图说,上湖说的是湖西边,那里产仔的羊最多,但要通过两片沼地区,名曰:大烂泥滩、小烂泥滩。 “刚一进去,车就陷住了。”姜文多杰说,这几个月恰是旱季,又赶上冻土融化,陷车是粗茶淡饭。等把车拉出来,已是星光满地,又冷又饿又困,就着凉水吃了个饼子,其就和火伴一同,在车上和衣而坐到天亮。“也没白忙活。这一趟,救了两只羊羔。”姜文多杰笑着说。 “上一年,吾总共救助了15只羊羔。”俄金才让说,藏羚羊出世5分钟后,就能站起来,并跟从母羊奔驰,“很快,狼都撵不上。可是,羊羔一旦和母羊走散,就会待在原地,一动不动地等妈妈回来。这个时分,许多羊羔就会被猛兽叼走,少量会被吾们救助”。 “救助的羊羔,在卓乃湖维护站喂食十天半个月后,就得送往索南达杰维护站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。”俄金才让说,其本年的工作和前两年相同,照料和运送羊羔,“谁让吾是个好‘奶爸’呢”! 护卫羊羔,是个苦差事。“护卫一趟,相当于巡一趟山,能不苦吗?”俄金才让说,但苦中有乐,“每三个小时,就得泊车喂奶,带羊羔漫步”,有的火伴素日烟瘾不小,但在护卫途中会全程戒烟,避免羊羔嗅到后感觉不适,“就像带着自己的小宝宝相同”。俄金才让讲完这个故过后,吾们花了17个多小时、阅历数十次陷车,清晨一点多总算走出无人区,抵达坐落京藏线边上的索南达杰维护站。 天一亮,郭雪虎和队员们又要进山,回到卓乃湖。夜已深,可可西里无法视若无睹的,是看护者们温馨的挂念。